• <nav id="yusgk"></nav>
      <tr id="yusgk"><p id="yusgk"><dl id="yusgk"></dl></p></tr>
      <wbr id="yusgk"><source id="yusgk"></source></wbr>
          1. <nav id="yusgk"></nav>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
            >> 今日甘肅 >> 媒體看甘肅
            經濟參考報:向鄉村振興進階 東西部協作如何審時度勢
            日期:2021-04-09?10:32 來源:經濟參考報 瀏覽次數: 視力保護色:

              黨中央決定,脫貧攻堅目標任務完成后,對擺脫貧困的縣,從脫貧之日起設立5年過渡期。2021年是“十四五”規劃實施開局之年,也是鞏固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的起步之年。

              在先富幫后富、最終實現共同富裕過程中,東西部協作如何在鄉村振興中有大作為?甘肅省與在該省參與對口幫扶的福州、天津、廈門等城市共同給出了答案:依托成熟穩固的東西部協作機制,找準各自優勢,增強協作的互補性、兼容性,鄉村振興就是一片藍海。

            功成身不退 扶上馬再送一程

              145年前,清末陜甘總督左宗棠感嘆,隴中苦瘠甲于天下。從古至今,甘肅定西人的祖祖輩輩,都在與貧窮斗爭。

              1982年,就在這片貧瘠的土地上,國家啟動“三西”扶貧開發計劃,定西人誓把套在自己身上的貧窮枷鎖一舉打破。

              2016年,中共中央辦公廳、國務院辦公廳印發《關于進一步加強東西部扶貧協作工作的指導意見》,提出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,是推動區域協調發展、協同發展、共同發展的大戰略,是加強區域合作、優化產業布局、拓展對內對外開放新空間的大布局,是打贏脫貧攻堅戰、實現先富幫后富、最終實現共同富裕目標的大舉措。

              同一年,黨中央、國務院調整確定由福州對口幫扶定西。福定兩市親如手足、并肩作戰,兩市黨政主要領導高頻次互訪,相關部門真金白銀、真心實意幫扶,社會各界鼎力援助,掛職干部一線推進,創新開展了一系列富有成效的務實合作。

              2017年2月,劉毅作為首批福州支援定西幫扶干部,第一次踏上隴原大地。山大溝深,黃土彌漫,讓他深刻體會了“苦甲天下”這句話。

              劉毅說,通過一次次下鄉幫扶,他初步了解到定西市安定區氣候干燥、溫差大,具備適宜食用菌栽培的獨特氣候條件,福建閩中有機食品有限公司有資金、技術和市場優勢。于是,他一次次去鄉鎮實地調查,向當地干部分析前景,將總投資5100萬元的食用菌扶貧產業園(第一期)落戶在安定區深度貧困山區石泉鄉。

              這是劉毅掛職落實的第一個扶貧項目。到2017年底,食用菌產業項目生產菌棒18萬棒,總產值125萬元左右,2000平方米的生產車間、冷庫及烘干車間、菌種研發實驗室配套齊全。項目還引進5條菌棒生產線以及35座發菌棚、147座溫室大棚,通過土地流轉、折股量化、承包菇棚、就近務工、光伏扶貧,累計帶動1740人脫貧增收。

              借力福州幫扶,定西全力攻堅,全市7縣區全部脫貧摘帽,一舉撕掉了“苦甲天下”的歷史標簽,困擾定西的絕對貧困和區域性整體貧困問題得到歷史性解決。

              從20世紀末至今,天津、青島、福州、廈門4市聯手幫扶甘肅省,2017年以來4市累計援助財政資金85.25億元,實施協作項目4400余個,幫助引進企業投資41.27億元,帶動20.79萬貧困人口穩定增收。

              脫貧攻堅戰打贏后,東部城市將保持現有的幫扶政策、資金政策以及幫扶人員的總體穩定,確保穩固脫貧成效。如天津在5年過渡期內,會按照摘帽不摘責任、摘帽不摘政策、摘帽不摘幫扶、摘帽不摘監管的要求,建立防止返貧的監測和幫扶機制,運用信息化和智能化的監測手段,動態化監測返貧風險。

              為了讓產業項目更好帶動貧困群眾增收,去年掛職期滿的劉毅,主動申請留在安定區。

              “現在,我們雖然消除了絕對貧困,但實現的只是現行標準下的底線性基本脫貧,有些群眾收入剛剛過線,還有部分脫貧不穩定人口和邊緣人口,一旦幫扶措施沒了或力度不夠,很容易返貧。”定西市委書記唐曉明說。

              唐曉明說,繼續開展東西部協作,有助于保持幫扶政策的穩定性、連續性,提高脫貧群眾抗風險能力,達到對脫貧人口和脫貧地區“扶上馬、送一程”的效果。盡管鄉村面貌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,但農村基礎設施條件較差、公共服務短板突出、社會發展相對滯后、農民收入水平較低等問題依然存在,深化東西部協作有利于夯實鄉村振興發展基礎。

            攜手擁抱鄉村振興藍海

              從最早的捐錢捐物,到造血式幫扶,再到抱團式共同發展,東西部協作正在從單向幫扶走向協調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甘肅境內子午嶺林區物種豐富,生物多樣,但許多古樹名木藏在深山,不為外人知。

              第一次來到慶陽市華池縣山莊鄉,天津齊心農業集團的負責人李子興發現,這個地方地處子午嶺林區邊緣,海拔和溫度適合種植高原香菇。很快,天津齊心農業集團注資注冊了本土企業,創立了津華綠源香菇扶貧示范基地,年產1000萬棒的菌棒車間、冷鏈保鮮庫、專家科技樓陸續拔地而起。

              “花菇是一種高原香菇,不僅質厚,而且水分少,菇型好。”津華綠源食用菌產業扶貧科技園經理劉鳳國說,企業成立后主要生產花菇,“這種香菇在天津可是稀缺貨,價格比普通香菇高出一倍”。

              企業家發現,只要實現優勢互補,在東西部協作面前,鄉村振興是一片藍海。

              天津齊心農業集團有成熟的菌種研發中心,企業在各地設有自己的百名博士流動站,專門從事科研技術推廣應用。

              在華池搞調研時,企業科研人員發現,山莊鄉地處黃土高原腹地的茂密林區里,許多野生菌種類加以馴化,就能人工大面積推廣種植。

              采集標本,把母種轉接到試管,再提煉二級種、三級種……就這樣,這家企業已經在甘肅搜集45個利用價值高的野生菌種類,馴化研發了18個新品種。

              如今,食用菌種植加工成為華池縣的新興產業,華池縣科技局派來技術人才,組織農民學習食用菌種植。“和以前種玉米相比,換成種植食用菌,一畝地的收益翻了幾倍。”華池縣扶貧辦副主任張彥超說。

              記者聽干部們說,企業計劃生產蘑菇醬等多元化副產品,今后這里小食品加工、保鮮物流產業鏈條會更加完整。在天津企業的示范帶動下,華池縣個別鄉鎮規劃再建200個香菇棚,依托菌菇產業發展生態采摘、旅游研學和觀光。整座縣城定下一個小目標,就是把食用菌打造成億元級的產業。

              慶陽市委書記贠建民說,希望東西部協作工作常態化、制度化,在“產業互補、人員互動、技術互學、觀念互通、作風互鑒”方面進一步做深、做實、做廣,兩地人民像“走親戚”一樣常來往,推動共建友好城市,共同推動經濟文化繁榮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“立足東部所能、西部所需,加快推動東西部地區人流、物流、資金流、信息流互聯互通,增強雙方協作的互補性、兼容性,促進兩地實現共同繁榮、共同發展。”唐曉明說,要逐步推動東西部協作由政府引導向市場主導轉變,打通長期協作通道,讓各種資源要素自由流動。

            “魚進池子不能沒有水”

              廈門市選派擔任臨夏回族自治州副州長的邱武偉認為,鄉村振興時期,一些東部企業在西部投資辦廠,必須克服原材料及市場“兩頭在外”和運輸物流成本過高的問題,才能真正實現自立。

              吉美包袋有限公司是最早來到臨夏投資設廠的民營企業之一。2021年初記者來到這里,看見廠房機器轟鳴,生產線上工人們忙碌著,一件件旅行背包從生產線上裝入包裝箱內,準備發往廈門。

              記者多方調研發現,目前在臨夏的廈門企業,可根據發育程度、投資時間早晚、企業性質劃分為三類:

              一是“成年型”企業,即不需要政府政策幫扶,已實現自立的企業。這包括早期前來投資,已在廠房用地、市場培育、原料供應、產業工人素質上取得突破的企業,他們也更加適應西部營商環境。

              二是“少年型”企業,即需要政府政策接續幫扶一到兩年,才可實現自立的企業。這些企業大多投資較晚,多數是2018年、2019年才投資建立的,待到產業工人素質提高,可以克服物流、原料供應劣勢后,才能實現自立。

              三是“嬰兒型”企業,即需要政府政策持續幫扶三到四年,并在企業建設用地、融資、招工等關鍵領域持續關注支持,或可實現自立的企業。這些企業大多是2020年后才投資,他們“攤子”鋪得小,用工少,各方面經營“待發育”。

              邱武偉說,最初許多沿海企業希望爭取西部獎補政策,但地方干部心存疑問:企業是來扶貧的,怎么能給獎補?

              “但是,魚進了池子不能沒有水。”邱武偉說,給予東部投資企業一定的扶持政策、寬松的營商環境,對于許多尚不成熟的企業來說才能“如魚得水”。地方要發展,必須依靠企業發展工業和高附加值的農業。

              吉美包袋有限公司負責人介紹,來到甘肅后,企業既可以享受來自東部城市的實施有效投資獎、增資擴產獎、吸納貧困職工穩定就業獎,還可以享受西部城市的扶貧車間建設運營獎、招商引資獎、吸納貧困職工務工獎補?,F在企業面向國內國外兩大市場,有了廣闊市場和大量訂單,就可以抵消掉企業“兩頭在外”及物流成本高的劣勢。

              邱武偉表示,應盡快把臨夏等脫貧地區建設成“民營企業的樂園”。招商引資方面,要建立完整的招商引資機制,及時兌現招商引資的政策,降低企業成本,吸引東部企業投資。對于剛脫貧的縣區,要考慮不同的產業布局,諸如工業經濟、文旅經濟,以此建立產業園,這樣才能讓東西部城市之間實現強強聯合、優勢互補。

              記者在甘肅多地走訪發現,為了激發內生動力,東部城市在西部依托資源優勢培育了一批特色產業,但是目前整體產業發展還處于初級階段,產業鏈較短,產品附加值較低,深加工能力不足,科技支撐能力相對較弱。

              “目前慶陽已經建成了肉羊、肉牛、肉雞、生豬4個產業區,還有優質飼料、蘋果、中草藥、瓜菜等產業帶,下一步雙方要著力打造產業集群,推動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。”天津選派擔任慶陽市扶貧辦副主任的王婷表示,天津將進一步發揮自身優勢,引導天津的勞動密集型產業向協作地轉移,同時也引導天津市的一些優勢產業梯次向協作地轉移,實現產業互補、人員互助、技術互學的共同發展局面。

              受訪者認為,國家推進實施東西部扶貧協作戰略,正在加速西部參與到國內國際雙循環當中,加快了人流、物流、資金流、信息流循環,推動形成“東西雙向互濟、陸海內外聯動”開放的新格局。

              “產業合作最有發展空間,以前東部城市都是單個企業過來,今后可以借助產業鏈的延伸,以商引商。”邱武偉說。(記者任衛東 梁軍 王朋 白佳麗 胡偉杰 李杰)


            相關信息
            ·新華社:內陸甘肅 開放加速 2021-04-09
            ·公安部答網民關于“建議推廣身份證‘網證’使用及簡化臨時身份證辦理程序”的留言 2021-04-09
            ·專家學者:“農林22條措施”助力臺胞臺企融入新發展格局 2021-04-09
            ·小微企業、制造業企業成減負重點 新一輪減稅紅利進入密集派發期 2021-04-09
            ·司法部有關負責人解讀《關于加強社會主義法治文化建設的意見》 2021-04-09
            一本一本久久a久久精品综合